“见记者立即上报”暴露基层治理中的鸵鸟心态

2019年05月15日 15:34   来源:光明网   任然

  又见记者被盯梢。日前,一则通知在微博等社交媒体热传:“即日起,如发现辖区旅业有新闻记者入住的,请马上与警务区联系。各单位收到请回复!”5月14日晚,顺德公安就网传广东佛山顺德“查记者”事件发布情况通报称,经初步调查,该信息为陈村镇南涌警务室治安联防队员朱某所发。经了解,相关工作要求在传达落实过程中,个别警辅人员出现理解偏差,导致该错误信息出现。顺德区公安局已立即要求陈村派出所迅速纠正错误认识,澄清事实。

  这一回应虽然强调了信息发布者为联防队员,且将责任指向“相关工作要求在传达落实过程中,个别警辅人员出现理解偏差”,但也等于坐实了“盯梢记者”确有其事。当然,没有无缘无故的“盯梢”。当地刚发生土地征收补偿安置纠纷,这边就出现盯梢记者的安排,这里面的因果关系想不让人联想都难。说到底,如此层层安排,无非是抗拒监督,惧怕一些事被摆到台面上来,大有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之意。

  相关方面称已要求涉事派出所“迅速纠正错误认识,澄清事实”。但纠正的到底是什么错误认识,澄清的又是什么事实却语焉不详。回应还称是个别辅警人员“理解偏差”,那么能不能把安排部署的“原件”公布一下?其实,从此前曝光的微信群里整齐划一的“收到”措辞来看,似乎当地旅业从业者对类似“指示”已经见怪不怪,“训练有素”的观感背后,是不是意味着这种操作早已是日常作风?对于此类疑问,当地在“初步调查”之余还有必要“深入调查”一番才好。

  跳出个案来看,“盯梢记者”看起来荒唐,但这在一些基层地方早不是什么新鲜事,仅被公开曝光的案例就不在少数。而“防火防盗防记者”之类说法广为流传,更是佐证了其某种现实普遍性。记者采访活动,是行使正常的舆论监督权利;公务人员特别是警方介入对记者的盯梢,则有职权滥用之嫌。可以说,这类做法,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都是荒谬的。从中也可以看出舆论监督的现实困境,以及一些地方对于舆论监督的真实态度。

  排斥监督,在一些案例中,或许表现为个别公职人员抗拒采访,像前不久内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长怒怼记者“你算个啥”。如果说这突显的是一些基层干部的霸道,那么这次事件,则更像是某种基层治理思维和逻辑对于舆论监督的系统性排斥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这次的盯梢指示与当地派出所有直接关联。也就说,盯梢记者不是个别人员的行为,而是部门性的协作应对。这几年,警媒关系的话题时常引发关注,由此也可以看出一些问题。

  基层“害怕”记者,说到底是惧怕舆论监督,将正常的舆论监督与基层治理对立起来。可能在一些公开场合,我们时常能够听到一些地方政府“欢迎舆论监督”的措辞,但是在实际情况中,或者落实到具体的事件中,一些地方对于舆论监督的态度则显得有点“叶公好龙”。事实上,在现代化的基层治理体系当中,媒体报道和民众监督、举报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环。这些年,一些地方因为排斥监督,遇到事情首先想到的是“捂盖子”,最终把小事酿成大事的教训,其实并不少。

  盯梢记者,暴露的是基层治理当中的一种“鸵鸟”心态。面对这个问题,地方政府需要的不只是正确看待媒体采访和监督的重要性,更要意识到基层治理当中的某种理念偏差。而回应称,对媒体记者在辖区的正常采访活动,都将依法依规予以支持和保护,其实记者正常的舆论监督采访,无需刻意“支持和保护”,只要给予应有的平等尊重即可。

(责任编辑:李焱)

精彩图片
博聚网